欄目導航

首頁(yè) > 信用知識>信用評級行業(yè)發(fā)展之路

   在全球金融危機和歐洲主權債務(wù)危機中,國際信用評級機構的表現和所起的作用讓世界許多國家的政府和經(jīng)濟組織開(kāi)始深刻反思,推動(dòng)國際信用評級體系改革已成為國際社會(huì )各界的共識。這就為我國爭取國際評級話(huà)語(yǔ)權提供了難得的歷史機遇。同時(shí),我國信用評級雖已成為資本市場(chǎng)和信貸業(yè)務(wù)的中堅力量,但這項工作在我國起步較晚,在評級法規、標準建設、監管協(xié)調、評級機構發(fā)展以及評級市場(chǎng)開(kāi)放等方面,還存在一些迫切需要解決的問(wèn)題。我國信用評級行業(yè)發(fā)展面臨的機遇與挑戰

 

  我國信用評級行業(yè)誕生于20世紀80年代末,伴隨著(zhù)債券市場(chǎng)和信貸市場(chǎng)的發(fā)展而逐漸成長(cháng),特別是在信用債券評級需求的推動(dòng)下實(shí)現了快速發(fā)展。目前,評級市場(chǎng)已經(jīng)初具規模,信用評級產(chǎn)品不斷豐富。據統計,“十一五”期間,全國共開(kāi)展信用評級業(yè)務(wù)22萬(wàn)筆,評級對象包括短期融資券、中期票據、上市公司債券、中小企業(yè)集合債券、借款企業(yè)、擔保機構和商業(yè)承兌匯票等十多個(gè)品種。國內主要評級機構成長(cháng)較快,基本掌握了國際先進(jìn)的評級技術(shù),初步培養了一批具有評級經(jīng)驗的專(zhuān)業(yè)人才,其中以大公國際為代表的民族評級機構開(kāi)始向全球提供國家信用風(fēng)險信息,具有一定的國際影響力。

  在金融全球化的進(jìn)程中,穆迪、惠譽(yù)、標準普爾三家評級機構已經(jīng)壟斷了全球評級市場(chǎng),然而,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(fā)以來(lái),三大評級機構未能為全球化的信用經(jīng)濟提供可靠的風(fēng)險信息服務(wù),而是通過(guò)事先無(wú)預警、事后大規模下調評級的行為,對危機的加深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,其獨立性、專(zhuān)業(yè)性和職業(yè)道德受到廣泛質(zhì)疑。在此背景下,改革現行國際評級體系的思想和理論得到國際社會(huì )大多數成員的認可,發(fā)展民族評級機構已經(jīng)成為歐盟、俄羅斯和部分亞洲國家的一致行動(dòng)。

  我國評級行業(yè)總體上仍處于初級階段,在國際評級領(lǐng)域基本上不具有話(huà)語(yǔ)權,我國境外的投融資決策只能被動(dòng)地接受美國制定的雙重評級標準,使用三大評級機構的結果,嚴重影響了我國的國家形象和經(jīng)濟利益。同時(shí),國內評級市場(chǎng)被國際評級機構深度滲入,國際三大評級機構在一定程度上掌握了我國的評級規則和金融市場(chǎng)的定價(jià)權,可以便利地掌握我國重要行業(yè)的戰略信息,直接威脅著(zhù)我國經(jīng)濟的健康發(fā)展和國家安全。作為世界第二大經(jīng)濟體和最大債權國的我國,在人民幣國際化進(jìn)程中迫切需要掌握國際信用評級的話(huà)語(yǔ)權。這種緊迫的國內現實(shí)需求和嚴峻的外部環(huán)境,給我國評級行業(yè)的健康發(fā)展提出了巨大挑戰。

  我國信用評級行業(yè)發(fā)展中的問(wèn)題

  評級的法律與標準體系不健全。我國評級行業(yè)雖已有了20余年的發(fā)展歷程,但國內信用評級方面的法律、法規還很不健全,相關(guān)制度只是散見(jiàn)于《公司法》、《證券法》、《貸款通則》和《可轉換公司債券管理暫行條例》等,整體性差,可操作性不強,缺乏規范信用評級行業(yè)的基礎法律法規。此外,我國尚未從國家層面發(fā)布評級標準,只有人民銀行發(fā)布的《信貸市場(chǎng)與銀行間債券市場(chǎng)信用評級規范》等三項標準。

  分散的行政監管未形成合力。由于我國金融業(yè)實(shí)行分業(yè)經(jīng)營(yíng)、分業(yè)監管,存在著(zhù)多個(gè)金融監管主體,各部門(mén)在各自管理的業(yè)務(wù)領(lǐng)域內對信用評級進(jìn)行監督管理,如人民銀行履行管理征信業(yè)和銀行間債券市場(chǎng)等職責,對信貸市場(chǎng)和銀行間債券市場(chǎng)的信用評級進(jìn)行管理,證監會(huì )對證券市場(chǎng)的資信評級業(yè)務(wù)進(jìn)行管理,發(fā)改委對企業(yè)債券進(jìn)行信用評級管理。這種多頭監管的模式不易形成有效的合力,導致監管重疊、監管沖突甚至監管真空的問(wèn)題。

  評級機構的整體實(shí)力弱。目前,我國規模較大的評級機構已經(jīng)在評級市場(chǎng)上占據了主導地位,在評級技術(shù)、人力和財力方面有了一定的積累,但評級機構的市場(chǎng)地位受非市場(chǎng)因素的影響較大,評級機構在社會(huì )上的權威性和公信力還不夠強。其次,我國評級市場(chǎng)的業(yè)務(wù)主要來(lái)自于債券市場(chǎng)和信貸市場(chǎng),總體規模依然偏小,特別是在信貸市場(chǎng)上,只有部分地方性銀行機構采信外部評級結果。同時(shí),國內評級機構的評級結果尚缺乏有效檢驗,各評級機構之間的產(chǎn)品和服務(wù)的同質(zhì)化嚴重,導致國內評級機構的核心競爭力普遍較低。

  評級市場(chǎng)對外開(kāi)放過(guò)度。亞洲國家的評級機構遭到外資的普遍滲入,但在日本和韓國,美國評級機構的市場(chǎng)占有率尚未超過(guò)20%,標準普爾在印度評級機構crisil僅擁有9.57%的股份。中國政府雖在加入世貿組織的承諾中未包括開(kāi)放信用評級業(yè),但美國評級機構自2006年開(kāi)始大規模地收購我國信用評級機構。目前,已基本控制了中誠信、聯(lián)合和新世紀等中國信用評級業(yè)的龍頭企業(yè),間接占有了我國大部分的評級市場(chǎng),嚴重威脅著(zhù)我國的金融主權和經(jīng)濟安全。

  政策建議

  從戰略高度重視評級行業(yè)的發(fā)展。首先,要在深入研究評級行業(yè)發(fā)展規律的基礎上,結合我國實(shí)際,科學(xué)規劃評級行業(yè)發(fā)展的路徑。其次,要由政府牽頭制定我國評級機構國際化發(fā)展的長(cháng)期戰略規劃,將爭取國際評級話(huà)語(yǔ)權作為掌握國際金融市場(chǎng)產(chǎn)品定價(jià)權的重要手段,致力于建立新型的國際評級體系。第三,要盡快明確評級市場(chǎng)開(kāi)放的原則和思路,對外資評級機構進(jìn)入我國評級市場(chǎng)設立嚴格的準入制度,限定其業(yè)務(wù)范圍,保護我國經(jīng)濟信息安全和信息主體權益。

  盡快出臺評級法規和標準。要以《征信管理條例》的制定和實(shí)施為契機,盡快出臺信用評級業(yè)務(wù)相關(guān)的法規及配套制度,逐步形成較為完善的評級機構準入、退出、評價(jià)和違規懲戒的制度體系。要在《證券法》、《商業(yè)銀行法》等相關(guān)法規中增加條款,引導投資人和金融機構合理應用評級結果,強化內外部評級的相互印證。同時(shí),盡快出臺符合國際標準的信用評級標準和評級方法,進(jìn)一步強化評級機構的獨立性,避免評級的利益沖突,提高評級方法和評級程序的透明度,切實(shí)提高評級業(yè)務(wù)水平和評級結果的權威性。

  加緊完善評級監管體系。一是按照現有的國務(wù)院職責分工,在行政法規中明確建立由人民銀行對征信業(yè)、信用評級機構統一監管,各監管部門(mén)按照對金融產(chǎn)品或金融市場(chǎng)的管轄權,對評級機構的評級結果分別認定或者認可的統一綜合監管體制,形成有效的監管合力。二是推動(dòng)信用評級行業(yè)的自律組織建設,盡快建立評級行業(yè)協(xié)會(huì ),通過(guò)協(xié)會(huì )組織評級機構交流工作經(jīng)驗、協(xié)調評級程序和行為準則等,鼓勵協(xié)會(huì )進(jìn)行國際交流。

  扶持壯大本土評級機構。一是通過(guò)加強監管,引導本土評級機構做好數據積累和分析,掌握先進(jìn)的評級技術(shù)和管理經(jīng)驗,在提高自身能力的基礎上,通過(guò)優(yōu)勝劣汰、兼并收購等途徑不斷發(fā)展壯大。二是開(kāi)展試點(diǎn),實(shí)施雙評級制度,規定涉及本土金融市場(chǎng)的相關(guān)評級必須由一家本土評級機構出具評級意見(jiàn),明確由本土評級機構對國家重要或者涉密企業(yè)的投資項目進(jìn)行評級,為本土評級機構提供更多的市場(chǎng)空間。三是引導本土評級機構開(kāi)拓新的市常比如,隨著(zhù)我國金融業(yè)“走出去”步伐的加快,需要對境外人民幣主權債務(wù)工具和一些國家的主權進(jìn)行評級,還可以嘗試開(kāi)展對地方政府債券的評級等業(yè)務(wù)。